当前位置:

首页 产品导读

<活在我心中的高云华>宋英达

点击数:16更新时间:2013-03-16

活在我心中的高云华

宋英达

鼠年春节刚过,噩耗传来,友人告高云华先生于北京仙逝。对这个消息,于我既感突然,亦在意料之中。因为己经知道近年云华身体不佳,已与病魔抗争有一段时日;但如此之快速,又客殁他乡,心中不免憾然有加。

我与云华先生,虽不是萍水相逢,过从也不是很密,但却可忝列校友、政友、文友之列。 

我和云华先生都曾就读于赤峰二中。1962年,我上初中二年级。这年,高云华以优异成绩升入大学,其高考作文《说不怕鬼的故事》一炮打响,成为当年全自治区及全国高考作文的范文。不久,以同一题目为书名的全国高考优秀作文集出版,高云华文章赫然在内。自此,高云华这个名字,成为赤峰二中学子的心仪与向往。

七八十年代,云华先生己在原赤峰市政协工作,主持文史征集与编纂,声名又一次鹊起。知我关心关注家乡文史,云华每出一本史集,均签名赠我。九十年代中期,我从部队转业到市人大工作,时而光顾与红山区政协同处一楼的区人大。每及此,我都要到云华先生处小坐。只要到他的办公室,云华便兴奋不已,除谈天说地、评古论今外,更多的是“显摆”他的收藏。在以后的十几年中,不时在有些参政论政的大小会议上也与云华相遇。在这样的会议上,云华都会发言,发言都会一针见血、语惊四座,甚至使一些人心惊胆颤。在我看来,这样的发言,不失有偏颇,不失有过激,但出发点都立足于改进工作,推进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进程,云华热爱家乡、热爱生活的赤子之心亦无不彰显其中。也许就是这样的发言,往往引人不快,也就对他多加了一份小心,也就耽误了他的进步吧。

在与云华先生的交往中,更多的是鉴赏他的收藏。实在说,他的收藏眼力一般,假冒伪劣者没少划拉到手,但他却乐此不疲。移居京城后,他曾给我来过两信,也通过电话,内容都是与收藏有关,或让我鉴印,或探究他的收藏。最后一信,甚至让我带朋友去收购他的藏品,用他的话说,一是来晚了就闹不着好玩艺儿了,二是卖藏品可“补丧葬费用之不足”。我当是开玩笑,没有多加理会,还在电话里与他调侃,现在想来,这个一二,很可能是他当时思虑后事时的真实想法,可怜,可叹。与云华先生虽交往不多,但感受与印象却很深刻,因为他太不一般了,太异于常人了,也太难得了。

云华先生有责任,无懈怠。八九十年代,对于高云华如何使用,曾几次引起有关领导的重视,也有领导问过我。此前,有人举荐他,那时的一位领导则叶公好龙,说:“就让他在红山区呆着吧。”对此,云华的反映是:“呆着,说得轻巧!我敢吗?我呆得起、呆得住吗?我得活着。我有我的社会义务。我要为生我养我拉巴我、收我留我教育我、疼我爱我维护我、助我说我劝慰我、帮我扶我支持我、想我急我指靠我的热土及热土上的人们负责”。正是因为这份责任,云华在红山区政 协一直不放弃主持文史工作。按说,作为一位领导,所谓“主持”、“分管”,完全可以不用去亲历亲为。但他却不。为了编纂红山文史,云华穷其毕生,寻访上千百年间赤峰旧事 ,上至宦牒 情事,下到一联一句,甚至传诵口耳者,都悉数 搜 求缮录,虽残 篇遗墨,亦未尝弃之,终于有十几册《红山文史》问史。如今,全套的红山文史,已经卖到几百元,且成为藏家所瞩目者。

云华先生有傲骨,无傲气。在同龄人中,云华先生是任职较早的非党领导干部,但他从不以领导干部自居。就是人们说他是“大儒”,是“文化人”,他都予以否认,说自己“既不是贤良修洁博习魁垒之士,也不是什么论议通古今,谓然动众心,忧国如饥渴的骨鲠之才”,“我就是我,平常人,平常心,平平常的常的能力。只顶小用,不顶大用”。说是这么说,但在他身上却有着一股强烈的凛然之气,倔傲之气,可称之为傲骨铮铮。每当让人曲解,每当让人耍戏,云华无不据理力争,凛然不可侵犯。

云华先生有思想,无享受。如前所说,云华每发政论,往往一针见血。论及干部政策的一些不正常现象,他曾说:“不入流者不入围,不入围者不入选”;说及前几年市区交通混乱,他说,“有十三种车在巴掌大的市区搅和,再加管理欠佳,焉能不乱”。诸如此类高论,在云华那里俯拾皆是。他能有这些思想,说明他都做过研究,有过缜密的思考,但对自己如何生活,如何享受,却真的“不入流”。前几年,他邀我到他家看收藏,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到高斋,六七十平米的楼房竟然四壁皆无,不但没有像样的家具,连电视机据告都换了收藏。这次,云华以一支烤鸡架、两个焙子连同高夫人做的一条鱼招待我,酒似乎也是唯一的一瓶陈年汾酒。两人推杯换盏,只喝得滴酒未剩,方才作罢。

对于如何评价高云华,确实一直有争议。在我眼里,这是一个勤奋好学、勤勉工作、勤于思考的莘莘学子,是一个敢面对、敢直言,有着强烈的社会责任感的没有入党的党的好干部,是一个往往只知冲锋陷阵而不知如何保护自己的战士。

这就是活在我心中的高云华。

这就是我知道的高云华。

这就是我理解的高云华。

欧阳文忠公曾说,生而为英,死而为灵。其同乎万物生死,而复归于无物者,暂聚之形;不与万物共尽,而卓然其不朽者,后世之名。高云华留下的是卓然不朽,是值得后人记住的后世之名。蒙乡贤李俊义先生相邀,说了以上感受,算是对老友云华先生的悼念吧。呜呼云华,伏唯尚飨!

                     (二oo八年七月)


版权所有:赤峰智能教育网 copy 2005-2010总裁:柴春泽常务站长:高颖E-mail: cfccz@263.net 电 话:13704765925(专收短信)站长:赵杰电话:0476-8666066 8668099

技术支持:启天网络蒙公网安备15040202150519号蒙ICP备20002477号蒙网警:15040201019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