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

首页 多彩人生

父亲的身影留在哥哥身上

点击数:12更新时间:2015-11-17


父亲的身影留在哥哥身上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马红岩

   

独白:前几天我刚刚写完《我的父亲》这首诗歌,今天为何提笔写起《父亲的身影留在哥哥身上》这首诗?起因还得从知青朋友毛德宝发给我的那张珍贵的集体照片说起。这张照片的合影里有我的父亲、柴春泽同志、吴献忠同志、还有毛德宝同志。其中,还有几名我不认识的知青同志。当我拿起有我父亲的这张照片仔细端详时,总是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眼前晃动着,这人怎么在哪见过?怎么这么面熟?啊!原来这个人长得特别像我的哥哥马哲。个子高高的瘦瘦的团团的脸,身穿着一身退了色的黄军装,裤子带着补丁,他的目光一直朝着我父亲方向望着,他是谁?我好奇地问毛德宝,哪位是你!他在微信告诉我,指着照片说:柴春泽后面那个,长得瘦瘦的,穿着带布丁裤子的是我!我顿时惊呆了,他怎么和我的哥哥长得这么相像,简直像亲哥俩。从我开始写《我的父亲》这首诗歌到落笔结束,哥哥的身影总是在我的眼前晃动,哥哥的故事总是在我的心头荡漾。它在时时地暗示着我、催促着我、激励着我,赶快把我的哥哥写出来。

哥哥离我而去,已经十六年,
他的走,带走了我无数荤绕的心;
哥哥离我而去,已经十六年,
他的走,带走了我无限思念他的魂。
哥哥离我而去,已经十六年,
他的走,给我生命里
留下了哥哥美好形象和情意;
哥哥离我而去,已经十六年,
他的走,给我心目中
留下一首唱不完赞美哥哥的歌!

哥哥长我四岁,
小时候,
哥哥在我心里
就是个小大人;
父母长年不在家,
总是哥哥呵护着我。
哥哥是老大,
在我眼里就是一家之长。
他神通广大,
什么事都难不倒他。
我想做什么,就去找他,
想要什么,就去找他。
哥哥什么都会做,
很少难住他。
我想要啥,
哥哥就像变戏法一样,
转眼间,想要的东西
就会出现我的下巴底下。
他的衣服兜里,就是万宝囊,
什么都有,你想看它,
却什么也看不见它。
我常常好奇,
总是偷偷窥视哥哥的兜,
想弄个明白,究竟是咋变法?
最后也没弄透究竟是啥?
我是哥哥的小跟班,
哥哥走到哪儿,我就跟到哪儿。
总是学着哥哥的样子,模仿着他。
哥哥干啥,我干啥。
哥哥说我:是他的跟屁虫,
奶奶和姐姐却说我:
是哥哥甩不掉的影子---=大尾巴狼。

哥哥从小喜欢穿军装,
有时穿陆军装,
有时穿海军装。
哥哥说:他长大要当解放军。
去保卫国家,把枪挎。
五岁时候的他,
经常挎着冲锋枪,
学着解放军冲冲杀杀,
我也模仿哥哥样子瞎比划着啊。
五岁时的哥哥他,
长得英俊又潇洒,
人人见了都喜欢,把他夸。
邻居们见了喜欢逗哥哥这个娃,
常常逗哥哥,说他不勇敢,
说不像解放军,不敢往泥水里下!
有一次,哥哥为证明自己勇敢,
证明自己非常像解放军叔叔––––“他”!
穿着一身新买的海军服,
劈了啪啦走进泥塘里去啦……
我也学着哥哥的样子,
走进泥塘里,
结果我们俩儿全成了泥娃娃。
害得奶奶忙乎了一整天,
才把我哥俩洗干净,
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呀。

我记得八岁那年,
和邻居小朋友吵了架,
往人家头上使劲粘泡泡糖那回事,
害得哥哥甘心情愿陪我罚站一整天。
哥哥说:“小妹小,不懂事,
是哥哥没带好她,
哥哥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下,
代替小妹罚站,让小妹少挨罚。”
事后,领着我去人家赔礼道歉,
把责任全揽下。
最后哥哥悄悄对我说话:
小妹以后不许这样啦,
这样做是坏娃娃。

十四岁的哥哥他,
文化大革命期间,
我们的家被抄了两次。
第一次是我在《我的父亲》写过它,
第二次是造反派
破“四旧、立四新”来到我们家。
我们家第一次被抄,
家里已经没剩啥?
奶奶怕我们哥三,寂寞想爸爸和妈妈,
偷偷买了几只小鸡
让我们把它们当布娃娃,
和它们一起玩,
与小鸡一起长大。
我们给小鸡分别起了名字:
熊猫、胖胖、小不点、和鲁花。
看着小鸡一天一天在长大,
乐得我们哥三笑哈哈。
有一天,造反派突然闯进家,
看见我家没什么四旧可砸,
对着小鸡发了话,这也是“四旧”,
不能养它,也得砸!
说着说着,造反派抓起小鸡往地上摔,
小鸡扑棱扑棱一会儿都死了。
看这小鸡一个一个死去,
我和姐姐急啦,
不知哪来的胆量,
扑向造反派身上使劲乱抓,
抓住他们的衣服大喊:
“你们是大坏蛋!你们是大坏蛋!
还我的熊猫,还我的胖胖,
还我的小不点,还我的鲁花。
这是我们的“布娃娃”!”
“哪来的布娃娃!给我滚!”
造反派一把,把姐姐拽开
甩一边,奶奶赶紧护着;
一把,把我狠狠地推出老远,
举起木棍就打,哥哥怕我吃亏,
一下把我拉近他的怀里,挡在身下。
只听“诶呀”!和一声“咔嚓”!
木棍狠狠地落在了哥哥后背上。
我吓得直望着哥哥,
眼泪哗哗不敢说话,
只见哥哥两只手
紧紧攥着拳头,狠狠地望着造反派,
造反派大声训斥:瞅啥?
哥哥低头大声对我说话:小妹咱不怕!
爸爸说:“他是党的人,我们是党的娃,
党不会冤枉爸爸和妈妈,
我们要坚强,我们不哭!”
哥哥的后背肿了好几天,才消下。
哥哥为了保护我,替我挨了一棍,
每每想起它,我的心总是颤抖和酸酸的啊。

一九六八年,
哥哥十六岁把农村下,
下乡半年哥哥把军参。
哥哥十六岁,不够当兵年龄,
又是独生子,
那个年代家里一个男娃
部队不接受他。
全公社只有一个当兵指标。
哥哥为了实现,他从小当兵理想,
他给在盘锦劳改的父亲写了信,
让父亲把家史寄给他;
准备想参军用着它。
哥哥拿着家史,
走上招兵会场主席台上,
当着参加招兵会
公社社员和招兵的部队首长面,
讲起了参军的话。
哥哥说:“他为什么要把兵当?
他当兵是为了保卫国家,
巩固红色政权。
我家祖祖辈辈苦大仇深,
父亲六岁去糖厂做苦力,
给资本家当童工,
当牛做马,整天挨骂、受皮鞭打;
吃不饱穿不暖,
吃了上顿没下顿;
一年四季披着麻袋片当衣服挎,
祖母给地主当佣人又当奶妈,
太爷爷被地主老财把眼睛打瞎。
太爷爷临死前就想
吃上一碗米饭,把眼睛闭下。
两个小姑姑出去讨饭,捡煤渣,
差点把命全丢下,
好容易讨来半碗米饭,
准备给太爷爷吃下,
那曾想却遇见日本鬼子闯进家,
半碗米饭成了太爷爷经济犯,
日本鬼子活活把太爷爷打死在炕头上。
哥哥声声泪下,怆然泪下的家史,
讲得台上台下哭声连成片。
哥哥说:“父亲十二岁参加革命,
成为地下党,共产党来了,
家乡才解放。没有共产党
就没有父亲的今天,
没有共产党更没有我们的今天,
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。
没有新中国哪有
我们今天幸福的生活。
这就是我今天要当兵的理由。”
哥哥的讲话,打动了全场,
台上台下一口同声呼应:
同意–––马哲––––参军,
这个当兵的指标就给他。
哥哥就这样破格入伍了。
到了部队,哥哥表现非常出色,
十八岁入党,上学,提干。
年年戴上大红花,
年年立功受奖,受人夸。
家里墙上奖状贴了一大片,
全家看了笑哈哈……

哥哥八一年转业啦,我也长大啦。
哥哥回到地方,工作更加勤奋啦。
身上的头衔一大把,什么这个“总”,
那个“长”,什么这个“主任”,
那个“总指挥”
父亲传给他的共产党人
精神自始至终保持着。
我每次回家,
哥哥都问我各个方面的变化,
当知道我不断进步,他总是笑哈哈。
夸我小妹是党的好娃娃。
我永远忘不了一九九三年
至一九九年之间的事,
我在单位工作期间,
连续写了几篇重量级学术论文,
有几篇在单位改革中,
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。
这些论文,并分别获得
煤炭部二、三等奖;
辽宁省大专院校、科研单位一等奖;
沈阳市同行业一、二、三等奖。
哥哥知道此消息,
专门在家里主办了庆功宴。
为我祝贺,为我鼓劲!
哥哥厨艺非常好,
在部队,他经常下厨房,
帮助厨师做饭,学会的。
什么辽菜,闽菜,川菜,
粤菜,他都会几手。
哥哥说:小妹有出息,是哥哥的骄傲!
哥哥给小妹做好吃的,小妹想吃啥?

哥哥在我心目中就是大英雄,
做事办事总是想着大家,
把别人的事总是放在心上。
一个月工资不少,但全没剩下,
不是帮助你,就是帮助他。
谁有困难,都来找他。
他在沈阳海狮足球俱乐部当领导,
战友,朋友,熟人都找他,
管他要球票,看球赛啊。
他用自己的工资
一次次给别人买球票,
月月工资交不了家;
抗洪救灾,他把工资全送去,
弄得嫂嫂没办法,无言可答。
父亲知道笑哈哈,
竖起大拇指把哥哥夸,说:
“这才是我的儿,完全像我呀。
心中有人民,这才是共产党人啊!”
嫂子单位分了商品房,
按照嫂嫂的级别分到了一百二十八。
家里的钱全让哥哥奉献了,
轮到自己用钱花,没有了,
哥哥嫂嫂抓了瞎,没办法,
只能到国家银行去贷款,
贷款十万,把房子买下。
哥哥家里,像父亲一样,
朴实无华到家。
家里没有一件像样的家具,
就连他睡觉用的双人床,
只是一个双人床垫子铺在地上。
哥哥一心为国家,是父亲的教育,
是父亲的化身啊!

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,
是我永远忘不了的日子。
哥哥这天走啦,他是带着微笑走了。
他走时只留给嫂嫂三句话:
第一句话,把付总找来,
我有几件工作的事情交待给他,
别因为我有病把工作耽误啊;
第二句话,把红梅、红娃叫来,
帮助你一把,千万不要告诉爸爸妈妈,
免得他们二老挂记他;
第三句话,冬雨快要考高中啦,
别让她分心啊!
这就是哥哥临终时最后留下的话。

哥哥走那天,
凡是认识他的人全来啦,
我从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,
人山人海,沈阳电视台来了,
辽宁电视台来了,
中央电视台也来了。
华晨集团董事长握着我的手说:
你哥哥是好样的!我们舍不得他!
我听了潸然泪下,泪水流哗哗。
我心目中的哥哥真的走啦,
小妹更是舍不得他……

华晨集团董事长来到哥哥家,
一看哥哥家,惊呆啦,
傻傻看着说不出来话,
这哪里像老总的家?
家里清贫的一点看不见啥。
董事长望着哥哥家,
心里难受把泪擦……
当场拍板决定,
哥哥贷款买房子十万元全免啦!
这十万房子钱,全由集团包下!

哥哥真走了,把小妹的心全掏空了,
哥哥走的那些天,
我的心就像丢了魂一样,六神无主,
哥哥的身影总是在我脑中幌来幌去,
好像哥哥没走,还活着……
见了谁,都会顺口溜出哥哥呀。

哥哥走了,带走了他千万种难舍的情,
哥哥走了,带走了亲人千丝万缕的心;
哥哥走了,留给了我们是一片洁白如玉、迷人的云,
哥哥走了,留给了小妹是一曲动人不忘的歌。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2015/11/10 18:56:28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听雨观澜 2015/11/10 18:56:28


版权所有:赤峰智能教育网 copy 2005-2010总裁:柴春泽常务站长:高颖E-mail: cfccz@263.net 电 话:13704765925(专收短信)站长:赵杰电话:0476-8666066 8668099

技术支持:启天网络蒙公网安备15040202150519号蒙ICP备20002477号蒙网警:150402010196号